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先秦|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代辽金| 元代| 明代| 清代| 当代| 评论|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影视、戏曲评论
  • 其他文学评论
  • □ 同类热点 □
  • 几多天涯沦落人:87版《红楼梦》背后的故事(1)
  • 元杂剧衰亡的原因是什么?
  • 李孟嘉:浅谈京剧基本功的五功四法
  • “国人不宜”的裸戏裸露了什么?
  • 《汉宫秋》的主题思想是什么?
  • 香艳和情色不是灵丹妙药:浅析新版《鹿鼎记》的致命伤
  • 邓贤:远征军体现“大国之魂”
  • 战争电影里的人性与反思
  • “战争版科教片”啼笑皆非—评电视剧《仁者无敌》
  • 当代喜剧电影中的“戏仿”:表征与意义
  • 《见龙卸甲》让我站在韩国人一边
  • 用肉欲表现艺术:导演的心理暗示
  • 《毛泽东回韶山》一部爱国主义教育的好影片
  • 沪上十余位文艺评论家齐聚《杏花雨》研讨会
  • 三国英雄数马超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文学 >> 文学评论 >> 综合评论 >> 影视、戏曲评论
    小剧场怎能只装肥皂剧?

    发布时间: 2010/4/25 2:02:44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人民日报》
    文字 〖 〗 )
    意大利著名剧作家达里奥·福的代表作《一个无政府主义者的意外死亡》最近在京复排上演。且不说质量如何,它唤起了人们对往日的怀念——


       十多年前,孟京辉和朋友们首次将这部戏搬进中国小剧场时,戏剧是“站在人类最高处向人类心灵的最阴暗面宣战”,做戏剧的人认为戏剧是“近乎宗教的生活方式”。《飞毛腿或无处藏身》、《恋爱的犀牛》、《秃头歌女》……或原创或改编的小剧场作品,充满了形式的探索与实验,也充满了灵魂的淬炼与张扬。小剧场的本义——“探索与实验”被真诚地实践着。


       如今,时势大易,过度的商业气息已经将小剧场戏剧拽下了先锋探索的“神坛”。


       肥皂剧构成单一生态


       翻开北京的戏剧地图,大大小小的戏剧团体数以百计,他们的作品也多以小剧场戏剧为主。日渐丰富的小剧场演出是多年市场培育的回报,值得欣慰。


       然而,当你一次次掀开小剧场的幕帘,看到的却是同质化的内容:表现都市情感纠结和歪批经典的段子拼凑比比皆是,好像一集集被挪移到戏剧舞台上的电视肥皂剧。相反,充满艺术真诚与探索勇气的作品难得一见了。


       小剧场戏剧生态在市场经济的指挥棒下,日趋“一元化”为娱乐快餐。今天被视作“摇钱树”的小剧场,其培育未来中国戏剧大师的功能已经被“金钱投资—票房回报”的商业逻辑所遮蔽。物极必反。当小剧场越来越走向“娱乐”时,电视肥皂剧的“舞台版”已经开始赔钱了。


       探索与育人被忽视


       关注小剧场,不仅仅为了曾经的戏剧精神,更为了戏剧的未来。中国电影的发展不能仅仅依靠几个成熟的团队,还需要扶持青年电影人,这已在电影界形成共识。而年轻人很难以“大片”为起点,他们需要制作中小成本电影的机会。


       中国戏剧的发展,何尝不是如此。然而小剧场培育未来中国戏剧大师的功能已经被商业行为所淡化。“中国不缺乏年轻的艺术人才,缺乏的是对人才的培养。积累人才和积累财富不一样,需要战略眼光。”尽管年逾古稀但一直致力于戏剧探索的知名戏剧导演林兆华笑着,却难掩其无奈甚至悲凉。
    小剧场中曾经走出一批戏剧中坚。在文化环境更加宽松的今天,小剧场能否走出未来的戏剧大师呢?
    在戏剧艺术充满创造性的欧美国家,小剧场的功能被清楚地界定为培育新人和艺术探索。以英国Traverse剧团为例。60多年来,它的小剧场与大剧场都以专注于扶持新人新作而闻名。它的小剧场门槛高,不轻易接纳剧目,被它选中的剧目也未必带来多高的票房收入,其宗旨就是为各种戏剧探索提供平台:每年举行小剧场演出季;与各国戏剧人合作定期举办工作坊;与民间剧院Arches一道评选年度优秀新作并展演等等。再以苏格兰国家剧院为例,这一国家级剧院虽然没有自己的剧场,但却有“雷打不动”的新人扶持项目,联合国内外剧团,共同培育英国青年戏剧。


       再看我们国内的主流剧团呢?国家话剧院曾经推出“青年戏剧人PK营”,拿出自己的一个小剧场,专为新人新作提供实践机会。这一举措值得鼓励,更值得坚持做下去,但来年能否继续还是一个问题。这一项目毕竟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多少人愿意买票去看这些年轻人排演的作品呢?


       其他一些主流剧团的小剧场演出和剧院品牌无关,和民间小剧场没有二致,其小剧场只是一个个门槛低、收取“物业费”的普通演出场所。或许这同样是无奈之举,毕竟政府补助不足以承担剧院全部的运营与创作成本。


       小剧场需要“堂·吉诃德”


       这就谈到了扶持小剧场探索的另一支重要力量——来自社会各界的资金支持。“根据欧美戏剧发达国家的经验,票房收入只能达到成本支出的三分之一,还有三分之一靠经营者的理想与公益,另外三分之一靠政府和各种基金形式的支持。”蓬蒿剧场创办人王翔介绍。


       而我们最缺少的就是各种基金支持。林兆华设立了旨在扶持戏剧新人的“青年戏剧基金”,几年来乏人问津。总有些投资,是难以马上看到回报的;总有些“亏本”买卖,是需要有人来做的。只是在这个“务实”的年代,这样的人太少。


       还以欧洲为例,因为各种艺术基金的支持,一些小镇都有自己的戏剧节,新人新作起码会得到被朗诵的机会,这就吸引了不同院团前来“挑戏”,从而促成新人新作的登台。反观国内,去年林兆华排演了比利时戏剧大师梅特林克的经典之作《盲人》,却因无法商演而不得不进入“仓库”。中国戏剧界知名的“大导”尚且如此,那些戏剧新人的探索之路该会有多么艰难!


       在早已不推崇骑士精神的年代,堂·吉诃德不合时宜地拿着盾牌与长矛。有些时候,尤其当我们面对的是文化与精神世界,离商业远点或许“不合时宜”,但却必须坚持。
    编辑:李芳芳

    三说而行
    《诸神之战》被称“伪3D”观众渐趋理性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手机认证送8-88彩金,中国国学网,博彩不限制ip送彩金38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