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上古至周| 春秋战国|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元| 明清| 史学|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朝代
  • 人物
  • 事件
  • 制度
  • 疆域民族
  • □ 同类热点 □
  • 林则徐生平
  • 满清八位皇后身世档案
  • 梁启超和他的新闻思想
  • 历史上的纪晓岚
  • 鳌拜生平简介
  • 林则徐:近代中国“开眼看世界第一人”
  • 蒙古亲王僧格林沁家族与清皇家的世代政治联姻考述
  • 白莲教王聪儿--武艺高强,有勇有谋的女英雄 (1)
  • 历代清帝像:乾隆
  • 张之洞及其《劝学篇》
  • 曾国藩:民生以穑事为先
  • 一代名相陈廷敬
  • 吴敬梓与郑板桥为什么不相往来
  • 历代清帝像:順治
  • 翁同龢-鹁鸽峰头墓草青 人物话旧重研评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历史 >> 明清 >>  >> 人物
    《清代皇帝传略》之同治帝载淳(3)

    发布时间: 2011/11/18 11:20:43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中华文史网
    文字 〖 〗 )

    在内政方面,主要是镇压农民起义。十二年正月,云贵总督刘岳昭、云南巡抚岑毓英等攻陷大理,回民起义领袖杜文秀、杨荣、蔡廷栋等兵败身亡。同年闰六月,刘岳昭等又攻陷腾越。载淳都分别论功行赏。为了缓和尖锐的阶级矛盾,他还下诏免去同治十一年以前云南全省的积欠粮赋,并永远停征济军厘谷。命刘岳昭慎选牧令,察吏安民。   


        除云南外,清军左宗棠等部正在西北地区镇压回民起义。十二年二月,刘锦棠部攻陷大通向阳堡。金顺部开抵肃州与回民起义军作战。三月,杀西宁回民领袖马桂源。四月,攻陷肃州塔尔湾。六月,陷循化,杀马玉连等多人。八月,清军至哈密、巴里坤等地作战,为了加强领导,特调锡纶为乌鲁木齐领队大臣,以明春为哈密帮办大臣。十月,清军攻陷肃州,杀回民领袖马文禄。载淳十分高兴,特意到慈安、慈禧住处分别贺捷。   


    宫廷权力之争   


        这时,宫廷中的权力之争,也波澜起伏,几起几落。第一回合是载淳母子与恭亲王奕的较量。同治四年三月,慈禧为了打击奕,指使署日讲官还不满一月的蔡寿祺出面弹劾,要奕罢官引退。奕晋见时,慈禧对奕说:“有人劾汝”,并示以奏折。奕诉追问是何人所奏?慈禧答以“蔡寿祺?奕说:“蔡寿祺非好人”,并欲将蔡寿祺逮捕治罪。次日,慈禧即以同治帝载淳的名义亲笔起草了一通错别字连篇的“朱谕”,现订正后抄录全文如下:   


        “谕在廷王大臣等同看:朕奉两宫皇太后懿旨:本月初五日,据蔡寿祺奏,恭亲王办事徇情、贪墨、骄盈、揽权,多招物议,种种情形等弊。似此重情。何以能办公事?查办虽无实据,事出有因,究属暧昧,之事,难以悬揣!恭亲王从议政以来,妄自尊大,诸多狂傲,倚仗爵高权重,目无君上,看朕冲龄,诸多挟制,往往暗使离间,不可细问。每日召见,趾高气扬,言语之间,许多取巧,满口中胡谈乱道。似此情形,以后何以能办国事?若不及早宣示,朕亲政之时何以能用人行政?似此种种重大情形,姑免深究,方知朕宽大之恩。恭亲王著毋庸在军机处议政,革去一切差使,不准干预公事,方是朕保全之至意。特谕。”   


        次日,恭亲王奕即被罢去一切职务。但是,当天即有悖亲王奕誴为奕申辨。醇郡王奕譞及肃亲王华丰、通政使王拯、内阁学士殷兆镛、左副都御史潘祖荫、给事中谭钟麟、广成,御史冼斌、王翼谋,学士王维珍等亦纷纷上疏,皆为奕缓颊,认为“被参各款本无实据”。于是,诸王大臣再次会议此事,众论皆倾向恭亲王奕,慈禧乃另下上谕,使奕仍在内廷行走,仍管理各国事务衙门。奕谢恩召见,伏地痛哭,乃又恢复军机大臣职务。慈禧母子与奕的这场斗争,经过了39天的折冲起伏,才算告一段落。最终只是解除了奕的“议政王”的职位。   


        同治八年七月,又发生了安得海案。安得海为慈禧的亲信太监,祺祥政变之前,慈禧拉拢侍卫荣禄为己用,为之通消息者即安得海。慈禧密召奕,为之通消息者,亦安得海。垂帘之后,安得海恃宠渔利,为慈禧造戏园,取得她的宠幸。慈禧尝着戏装游于西苑,走到哪里,安得海都随侍在侧。安得海既得势,声势喧赫,同治八年夏,受慈禧指派,到南方.织办龙衣,一路耀武扬威,毫无顾忌。按清朝家法规定,太监不许擅出皇城,违者格杀勿论。安得海公然出远门,沿途骚扰地方,引起朝廷内外大臣强烈不满。安得海一行抵达山东,巡抚丁宝桢援引国家大法,发兵追捕,并请示朝廷严惩。奕、文祥:李鸿藻力主严办,内务府大臣中有为安得海缓颊者,慈禧碍于祖宗成法,也只好表示:“此曹如此,‘该杀’二字。”八月初七,丁宝桢将安得海等20余人在济南正法。这一次是奕抓住了慈禧的把柄,暂时占了上风。   


        同治九年,在处理天津教案的过程中,双方再次发生磨擦,奕譞、李鸿藻、奕誴、翁同龢、倭仁等站在慈禧、载淳一边;曾国藩、李鸿章、文祥、宝鋆、沈桂芬、董恂等站在奕一边。六月十九日,召见李鸿藻时与宝鋆、沈桂芬发生争执,载淳支持李鸿藻。宝鋆说:“津民无端杀法国人,直是借端抢掠。”极端守旧的李鸿藻与之力争,认为不能“抑民奉外”。慈禧也说:“民心不可失,李鸿藻之言非无见地。”六月廿五日,再次召见于乾清官西暖阁,讨论曾国藩的奏折。曾国藩力言洋人无迷拐事,挖眼削心,并无确据。教堂蒙了不白之冤,请降明旨昭雪,并请将天津知府张光藻、知县刘杰交刑部治罪。奕誴、奕譞是皇族中的极端守旧派,侃侃而谈,表示反对。奕本如曾国藩所清,亦持之甚坚。双方辩论了一个多钟头,与会者汗出沾衣,甚至有跪不能起者。慈禧先是说:“此事如何措置,我等不得主意。”奕誴说:“曾国藩亦不得已。惟民为邦本,民心失则天下解体。”奕譞、奕誴以为腐朽的封建统治势力能够把人民群众动员起来一举把洋人势力赶走。奕譞说:“民心宜顺,天津知府、知县无罪,陈国瑞忠勇可用。”“并诋及总理衙门照会内有‘天津举事者’及‘大清仇人’之语,斥为失体。”宝鋆、董恂进行辩驳,与奕譞“语相侵”。慈禧无可奈何,为双方调解。只好照奕一派的意见加以处理。   


        天津教案以惩凶道歉了事,奕譞深为不满,愤而请辞一切差使,不愿与“汲汲以曲徇夷心为务”的人共事。经慈禧温谕挽留,始于十年正月廿六日销假上朝,亲递手书密折,虽然只字未提奕,却句句皆攻击奕,挑拨奕与载淳母子的关系。如说:“欲尽君臣大义,每伤兄弟私情”,“办夷之臣即秉政之臣”。所谓“兄弟私情”,因为在道光帝诸子中,奕排行第六,奕譞排行第七,奕是兄,奕譞是弟“办夷之臣即秉政之臣,”奕既是总理衙门大臣,又是军机大臣。同时,也明确要求慈禧奕譞的妻姐在载淳亲政之前,先将奕罢黜,“措天下磐石之安?慈禧母子虽然也深恶奕,但他们权衡利弊,认为罢黜奕的时机尚不成熟,所以没有接受奕譞的意见。但是,天津教案之后。奕的重要助手文祥还是被开去了国子监、理藩院、阅兵大臣、响导处的差使。   


        载淳亲政以后,奕譞在奏折中再次挑拨慈禧、载淳与奕的关系,声称:“去年是军机大臣拟旨,现在乃天子当阳,迥不相侔。”奕阅后甚怒,遂上自辨奏折。奕譞这次挑拨离间,经奕婉言批驳,并无明显的效果。但是,加深了慈禧、载淳对奕的嫉恨。   


        十二年九月,载淳秉承慈禧的意旨下令重修圆明园。十月初一,御史沈淮奏请缓修,载淳大怒,立即召见,责以大孝养志之义。初八日,内务府员司督促民工拆除残垣断壁。奕在思想矛盾之中,还率先报效工银二万两。御史游百川又上疏谏阻,以恐“夷人生心”立言。载淳下朱谕革其职务,并告诫群臣不准再行谏阻。慈禧对重修圆明园兴致极高。甚至还亲自绘制御园图样。十三年正月十九日,各处工程正式开工。三月十二日,载淳视察园工,盘桓整日。该月下旬,又传旨准备再幸圆明园驻跸,并诣黑龙潭拈香。三月廿四日,奕譞、伯彦讷谟祜、奕劻、景寿等御前大臣合疏谏阻,载淳不为所动。四月初九,又幸安佑官视察工程。五月十一日,再次视察园工。载淳如此关心重修圆明园,引起一些大臣的反对。五月二十日,总师傅李鸿藻乃上疏奏称:皇帝:“每月书房不过数次,且时刻匆促,……不几有读书之名,无读书之实乎?”并认为载淳召见臣工每次只一二人,每人泛问三数语,人才之贤否,政事之得失,皆不得深悉。六月初四,侍讲徐桐、广寿再以星象示警为言,吁请载淳慎起居、严禁卫。奕等人此时也忍无可忍,乃于七月十六日递上《敬陈先烈请皇上及时定志用济艰危折》,历举清朝开国以来诸帝创业之难,说明守成不易,从而又引起了一场载淳与奕等人的激烈政争。该折奏称:   


        自同治十二年皇上躬亲大政以来,……今甫经一载有余,渐有懈弛情形。推原其故,总有视朝太晏,工作太烦,谏诤建白未蒙讨论施行,度支告匮犹复传用不已,……值此西陲未靖,外侮方殷,乃以因循不振处之,诚恐弊不胜举,害不胜言矣。……兹将关系最重者撮其大要胪列于后,至其中不能尽达之意,臣等详细面陈,愿皇上虚衷采纳焉。   


        一、畏天命:……现在各国洋人盘踞都城,息在心腹,日本又滋扰台湾,海防紧要,……伏愿皇上常存敬畏之心,倍加修省。以弭灾异。   


        一、遵祖制:……凡视朝办事及召对臣工,每日数起,其时皆在卯刻,未有迟至巳刻者。至太监只供奔走,不准干预他事。……一切服用之物务崇俭朴,不尚华饰新奇。宫禁之中,……从未有闲杂工作人等终年出入。……   


        一、慎言动:……外间传闻皇上在官内与太监等以嬉戏为乐,此外讹言甚多,臣等知其必无是事,然人言不可不畏也。本年临幸圆明园查看工程数次,外间即谓皇上借此游观。……至召见臣工,威仪皆宜严重,言语皆宜得体,未可轻忽。……   


        一、纳谏章:中外大小臣工呈递封奏,向来多系发下参酌,俟召见时请旨办理。近来封口折件往往留中不发,于政事得失所关非细,若有忠言谠论,一概屏置,不几开拒谏之渐乎?嗣后遇有封奏,愿皇上仍照旧发下以广言路。   


        一、勤学问:读书与行政相为表里,……愿皇上每日办事后仍常至书房讲求经史,既可收敛身心,即以通达治体,……。   


        一、重库款:户部钱粮为军国之需,出入皆有定制,近来内廷工作络绎不休,用款浩繁,内务府每向户部借款支发,  以有数之钱粮安能供无厌之需求。”   


        在奕这个奏折上署名的,计有御前大臣、军机大臣等10余人。奕沂等怕载淳看不完就置之一旁乃请召见。载淳不许。再三请求,乃于七月十八日召见。载淳阅奏折未数行,便说:“我停工何如!尔等尚有何哓舌?”奕回答:“臣等所奏尚多,不止停工一条,容臣宣诵!”遂从靴中取出折底,逐条讲读,反复指陈。载淳大怒,斥责说:“此位让尔何如?”文祥见此情景,悲从中来,伏地痛哭,喘息几绝。载淳命人扶之出。奕继续泣谏,至“微行”一条,载淳坚问何从传闻?奕指实时间、地点,载淳始沸然语塞。最后,载淳说园工一事本为承太后欢,故不敢擅自作主,允为转奏。这次廷争,前后达两个半钟头。    

    编辑:刘岩

    《清代皇帝传略》之同治帝载淳(2)
    《清代皇帝传略》之同治帝载淳(4)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手机认证送8-88彩金,中国国学网,博彩不限制ip送彩金38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19425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