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上古至周| 春秋战国|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元| 明清| 史学|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史家史著
  • 研究评论
  • 史学动态
  • 文献史料
  • 文史博览
  • 历史专题
  • 史学流派
  • □ 同类热点 □
  • 契丹王朝神秘失踪:契丹人今在何方?(3)
  • 《连山》《归藏》名称由来考
  • 二十世纪的中国明史研究(下)
  • 二十世纪的中国历史地理研究——回顾与展望
  • 中国谏议制度
  • 二十世纪的中国明史研究(上)
  • 《天朝田亩制度》和《资政新篇》
  • 宋代“衣服变古”及其时代特征
  • 陕西商帮的文化思考:重振秦商育商魂(1)
  • 西周金文中的小臣
  • 二十世纪魏晋南北朝研究(1)
  • 李鸿章私访俾斯麦 推心置腹谈中国变革
  • “九鼎”的传说及其史实素地的思考
  • 中国历代疆域变迁(6)
  • 历史学的基本学术理念:怀疑的态度与历史演进的方法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历史 >> 史学 >> 研究评论
    “婴逆鳞”与古代士大夫谏政的悲剧

    发布时间: 2007/2/1 15:09:58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中华文史网
    文字 〖 〗 )

     “婴逆鳞”一语出自《韩非子•说难》,意思是说龙之喉下有逆鳞径尺,人若触之,则必动其怒而为其所杀。韩非以此隐喻古代谏臣难免触怒君王,遭罹杀身之祸:“人主亦有逆鳞,说者能无婴人主之逆鳞,则几矣。”在中国古代,“谏议”是君主专制制度的伴生物,而“婴逆鳞”则是士大夫谏政悲剧的代名词。  

    古代中国的“谏议”传统源远流长。按有关典籍的描述,远古时代是“众人不与政,闻君过则诽谤”,“尧有欲谏之鼓,舜有诽谤之木”。这一原始部落军事民主制的遗风,后来被吸收到儒家的政治文化传统中,成为儒家政治理想中的“王道政治”或“明君政治”的一个表征。另一方面,中国的专制君主为了更好地处理军国大政,也需要大臣“匡正君主,谏诤得失”。自秦汉始,谏议职官如太中大夫、中大夫、谏大夫等渐次设立。魏晋时将谏议之职归到门下省,由仆射、给事中等官员负责给皇帝拾遗补阙,指责过错。至唐时,谏议之制已发展得非常完备,中书省、门下省中皆有谏议官员,“谏议”由此而逐渐制度化。  

    作为中国朝廷谏官之主体的儒家士大夫,深受儒学积极入世精神和伦理政治主张的熏陶,将治国平天下视为人生追求的理想目标。他们本着对“社稷”、“天下”的强烈责任感,常常在“谏议”中恪尽职守,不计个人得失,有的甚至不惜丢掉富贵荣华乃至身家性命而冒犯“龙颜”,以“天命”、“民心”“礼教”等为价值尺度来规劝君主。而“谏议”制度的推行,又为他们的“进谏”提供了合法渠道与制度保证。“谏政”使士大夫进入封建王朝的核心统治层,通过参议朝政而建功立业,名垂青史。但在相当多的情况下,“谏政”总是伴随着巨大的政治风险。如果不知晓或者藐视君主政治的“潜规则”,公开直白地针砭时政、要求君主放弃既定决策而改弦更张,那就往往成为“婴逆鳞”的牺牲品。  

    从根本上讲,“婴逆鳞”现象是君主专制制度的必然产物。在中国古代,虽然儒家强调的“天命”、“礼法”、“纲纪”具有理论上与制度上的神圣权威,但君主的个人意志却支配着政治运作的实际过程。西汉司法要臣杜周就称:“三尺法安出哉?前主所是著为律,后主所是疏为令”。明末清初的大儒王夫之也指出,“法者天子制之”,“法者天子操之”。这些看法正是君主专制特征的本质反映。在当时,“唯君是尊”始终是神圣的国家政治原则,君主的个人意志最终是衡量政治意见的主要标准。在此情况下,士大夫阶层的“谏议”、抗争难免要与君主个人的独裁意志相抵牾,即便是比较开明的唐太宗贞观年间,“谏议”也是以君主引导为前提的。难怪著名谏臣魏征要对唐太宗说:“陛下导之使言,臣所以敢谏”。正因为如此,除了少数像唐太宗那样的贤明君主鼓励进谏、虚心纳谏外,大多数君主都唯己是尊,独断专行,对“逆耳”之言、鲠直之士难以包容宽忍,谏官也多半“明哲保身”,噤若寒蝉。就连善于纳谏的唐太宗也感叹:“人臣欲谏,辄惧死亡之祸,与夫赴鼎镬、冒白刃,亦何异哉 ”由是,“谏议”也就常常流于形式,成为虚假的“摆设”。在谏议制度十分完备的北宋,就有大臣力陈这一弊端:“台谏之臣,或稍迁其位,而阴夺言责;或略行其言,而退与善地;或两全并立,苟从讲解;或置于不问,外示包容。使忠鲠之士,蒙羞难退。”在这样的政治氛围中,如果不识时务,冒死进谏,也就必然要历劫“婴逆鳞”的人生悲剧,轻则革职下狱或流放,重则丧命刀斧。西汉时,周亚夫、申屠嘉、王嘉、贾谊、司马迁、司马相如、扬雄等要臣名士,均因谏诤而遭到迫害。东汉初,光武帝迷信图谶,决策多疑,给事中桓谭进谏,认为此乃“诡误人主”的“群小之曲说”。光武帝闻后不悦,在灵台问谭:“吾欲谶决之,如何?”谭因劝阻而险些丧命,后被贬出朝廷,郁闷而死。北周宣帝为阻止群臣规谏,“常遣左右密伺察之,动止所为,莫不抄录,小有乖违,辄加其罪。”唐初,高宗以皇后无子而欲立武昭议,尚书右仆射褚遂良以有悖人伦而以致笏殿阶、叩头流血之举来竭力谏阻,但结果是被怒驱出宫并贬官降职。  

    随着君主专制的空前强固,“婴逆鳞”的悲剧越到后来越悲壮。明朝君主为显示君威,滥用严法苛刑,辅之以厂卫制度,谏官惨罹杀戮之祸者无算。明初,太祖为使臣属绝对听命于己,常对直谏之士无情杀戮。御史王朴与其争是非而被冠以“诽谤”罪名处死,大理寺卿李仕鲁推崇朱熹理学,劝太祖摈弃崇佛之举,并以辞官力谏,也被杀于宫中。明太祖还首开在朝廷上公开鞭笞直言大臣的“廷杖”,不少人被抽得皮开肉绽,当场毙命。在明代,场面最壮观的有士大夫因拼死谏诤而遭受的两次廷杖,一为正德十四年的“谏止南巡”,舒芬、黄巩等146名大臣遭到廷杖,其中死11人。嘉靖三年的“大礼仪”之争,丰熙等134人遭到廷杖,死16人。此后,不少要臣也每每因谏言而惨遭此刑,“天下莫不骇然”。中国历史上的“婴逆鳞”现象,既折射着君主专制本质的悲剧,更透显出理想追求的悲剧。在“伴君若伴虎”的封建时代,面对君主的专制淫威,不少有着“社稷”情怀与政治良知的儒家士大夫,敢于“依仁踏义”,舍命不渝,“知其不可为而为之”。他们的凛然正气与无畏精神,无疑是可贵的。   

    作者:孟广林

    (资料来源:《光明日报》2005年4月19日B3版) 

    编辑:汀滢

    从可汗号到皇帝尊号
    人文世纪:回应世界新挑战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手机认证送8-88彩金,中国国学网,博彩不限制ip送彩金38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19425
    博聚网